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女大学生天门山翼装飞行坠亡:酷爱极限运动 参加活动前签了“生死状”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0-05-19    作者:admin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我想,我的生活应该是星辰大海,偶尔回到城市楼宇之间,会有强烈的不真实感。”安安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

在她数百次跳伞后,选择了翼装飞行,这个被称作世界上离死亡.近的运动。

5月18日上午11点,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失联的翼装飞行女大学生安安的遗体被找到了。

这并不是她在天门山..次试跳,然而这一次却没来得及打开降落伞。

事发经过,此前经张家界天门山景区通报已非常清晰:5月12日,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纪录片,安安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导致失联。

安安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孩?这究竟是一宗意外,还是迫于商业压力的人为惨祸?翼装飞行这项极限运动,在中国的发展处在一个什么阶段?

01.还原安安:家庭富足 但不追求奢侈品

“喜欢上这种与天地为伴,与自然相融的感觉,极限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这是安安生前留下的一句话,似乎也是她日常生活的写照。

腾讯体育联系到当年与安安一起在崇礼滑雪的小南,据介绍,安安是某知名大学的学生,为了自己热爱的极限运动,还曾申请休学一年。

在2016年大一寒假,安安开始接触单板滑雪,小南正是在此时与之相识。“她滑雪只是业余爱好者水平,后来学会潜水,考了自由潜水证书,高空飞行,我们才发现她的生活真的是太精彩了!”

安安虽然没当过专业运动员,但非常有运动员精神,2018年,她还获得了全国风洞锦标赛的第三名。

小南对腾讯体育表示,看到网络上对安安的舆论暴力自己非常难过,因为舆论已将极限运动妖魔化!“外界只是看到她是大学生,很有钱,不分青红皂白就表示这是一项‘作死游戏’,说她死了活该,这是我.难过的地方。”

小南表示:“安安家应该是比较富足的,但我自从跟她认识以来,看到的是她对极限运动有着非常强烈的热爱与追求,并且得到了父亲的鼎力支持。因为这一点,我们很多同批的学员都很羡慕她。说真的,她出生在一个相对富足的家庭,我并没有看到她去追求..包、跑车之类的奢侈品,很有层次和境界。”

“为自己而活,我喜欢外面的世界,喜欢挑战自己,追求超越生理极限的感觉,也追求跨越心理障碍时所获得的愉悦感与成就感。”这是安安的生活理念。小南透露,她的观念中,年轻人就应该亲近大自然,而不是在写字楼和打游戏中度过,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02.天门山曾多次发生翼装飞行意外

惊喜、眷顾、与死亡交锋。这是了解翼装飞行、并且爱上这项运动的人对它的形容。

但当它诞生的时候,也有人说这是世界上.疯狂的极限运动,或者是,离死亡.近的运动。

翼装飞行是一项极其小众的极限运动,发展至今,国内玩家不过几百人,而天门山是国内.成熟的翼装飞行场地之一。从主峰山顶的观光台起跳,几乎是圈内每一个翼装飞行爱好者都梦想去尝试的低空飞行路线。

“当我真正飞在天空中,去俯瞰天门山时,就感觉自己真的像鹰一样在天空中存在,那种感觉真的非常棒。”亚洲翼装飞行..人张树鹏,曾经这样形容自己一次次飞跃天门山的感觉。

这里早在2012年就举办过首届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一下子抬升了景区在极限玩家心中的知名度。据张家界天门山的官方宣传资料,世界翼装飞行联盟主席不经意间看到天门山天门洞的照片,非常喜爱。

运动的初衷本来是强身健体,但极限运动却有着诸多争议。

感官上的刺激,却对生命有着极大的威胁,翼装飞行背后就有着极其恐怖的死亡率,其创始人也“献身”于此。

据统计,“翼装飞行”.大的下落速度在每小时50公里左右,前进速度.大可达到289公里/小时。不出事则已,一旦出现意外没有拉开降落伞,死神都不会放过。

翼装飞行刚刚发展的时候,死亡率达到30%,因此也被认为是.危险的运动。但随着科技的发展、装备的升级、技术的优化,发展到现在,死亡率只有千分之五。

但至今,天门山还是一个魔咒,很多国外专业翼装飞行爱好者葬身于此。2013年,参加第二届世界翼装飞行世锦赛的匈牙利选手维克多在天门山国家森林公园试飞时不幸坠落山间。2017年,加拿大翼装飞行员迪金森也在天门山独自训练中意外坠亡。

天门山的翼装飞行活动

其实,安安在正式拍摄前,进行了几次真实路线飞行,均成功打开降落伞在山脚停车场着陆,但在正式拍摄时发生意外。

据悉飞行过程中,安安遇到云层遮蔽视线,并偏离航线以至于来不及打开降落伞。同时,她飞行时并未佩戴GPS定位,导致搜救工作异常困难。

至于安安本次出现意外的原因,圈内普遍分析认为她在飞行过程中,遇到了科比乘坐直升机一样的瞬时天气变化。她虽然有一定数量的国外飞行经历,但多为乘坐直升飞机后跳下的高空飞行,降落地点均是人迹罕至的开阔地,而天门山为低空飞行,又有天气意外,酿成了这次悲剧。

03.律师解读:安安签了“生死状”主办方就无责吗?

作为一名相对..且在圈内受认可的翼装飞行员,安安想必对这项风险极大的运动安全保障非常清晰。据悉,依照“行规”,她参加本次活动签过“生死状”免责声明。

但主办方就一定没有责任吗?

北京市博圣律师事务所白小勇律师表示:该女大学生的家属有去法院起诉的权利,至于责任的承担,需要从各个方面考虑。活动的组织者、景区、甚至女大学生所在的学校,都有可能是相关责任的承担者,女大学生本人可能也要承担责任,作为年满18周岁的成年人,应该预见到自己的行为可能遇到的风险。

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刘正航律师认为,该女大学生从事极限运动多年,对这项运动的潜在风险应有清晰认知。如果家属方主张主办方赔偿,就需要对主办方在安全操作等方面的过错进行举证,并根据过错程度来确定相应的赔偿数额。

生前热爱极限运动的安安

极限运动需要“向死而生”的勇气,作为极限运动者,需要充分认识风险,准确评估自己和家人承受风险的能力,尽量留有一份补偿性的保障,不要在悲剧发生后才追悔莫及。对于大多数普通人而言,应该对极限运动心存一份敬畏。

本文转载自腾讯新闻网,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内容..归属原作者及站点所有,如有对您造成影响,请及时联系我们予以删除!